亚搏亚搏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辽宁木头城子双塔,曾经是蒙古族员的家庙,现在还在吗?

提到双塔寺,很多人都想到了太原的双塔寺,今日旅行之后带大家走进辽宁向阳的双塔寺,双塔寺双塔都是砖筑,依照所在方位称南塔和北塔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双塔寺成了蒙古人的家庙。但从当地地名和大众介绍,这儿的确有蒙古人生活过。现在,双塔还模糊留有旧时的样貌,出现着年月的沧桑。

双塔寺坐落向阳县木头城子镇东10公里郑杖子村西北0.5公里的山崖中部平台上,俗称昭苏沟里的双塔山上,这儿地名昭苏沟,是地地道道的蒙古族名;南塔和北塔东西相距23米,徜徉崖下双塔之间,仿若置身于世外,红尘之躁闷,一网打尽。且让韶光逗留,就这样,暖阳下,看春色,揣摩双塔旧事,忘了自己是谁。

南塔为空心八角形单檐式砖塔,高11米,造型为楼阁式与覆钵式相结合,塔顶为覆钵式,像倒扣钵盂,方向78度,塔基八角形,塔身八面有券门、假门、假窗及菩萨坐莲浮雕像,假门上写有朱书文字。北塔为密檐塔,空心八角形三层檐砖塔,高13米,塔顶为覆钵式,正面开券门,外表雕有小塔及小龛。

通往双塔寺的路况不错,都是柏油路面。路旁时而怪石树立,时而山花绚丽,时而密林遮日,时而小溪细流,春日的夸姣,眼花缭乱。几十公里的路,山重水复,山穷水尽,停停逛逛,逛逛停停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拐过一处山岭,便豁然看见有双塔立于崖壁之上,双塔寺到了。

抵达双塔寺这个当地就好像到了人间仙境。这儿的空气分外新鲜,好像到了大氧吧。我深深地吸着这沁人心肺的气体,感觉脑筋分外清醒。峻峭的山石上坚强地生长着绿草和小树,使山色新鲜妩媚,山石下则生长着生气勃勃的树木和花草,叫不出姓名的淡紫色成串的花和淡黄色的小花,在绿色的草丛中显得分外美丽。除了咱们几位的说话声响,只能听到小溪的潺潺流水声。

上山的路真可谓“羊肠”小道,仅有一尺左右的宽度,过腰的灌木和草丛遮挡了小路,可见平常这儿上山的人并不多。我边走边拨开草丛和灌木,艰难地往上攀爬,还不时地挑选方位记录下双塔的风韵。幸好有曾经爬山的功底,爬这个坡还不觉累。双塔寺这两座小塔,在向阳辽塔中,其形制是很特别的,我不停地用相机记录下塔的各部位特征。

双塔坐落双塔寺西北几百米处的山崖之下,建于唐辽,阅历了很多个朝代,尽管都曾对双塔进行过修理,但都保留了本来的相貌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双塔寺双塔是辽代兴中府建州区域的前史遗址,仍然是辽塔。尽管叫双塔寺,但却是先有塔,后有寺,并且,塔与寺不在一个当地。

在双塔寺周围的几座山上,人们连续发现了许多古城。这些山城尽管没有北京延庆吉崖居那样具有显着的“山奚”人寓居的特征,但据史书记载,唐代曾经,木头城子一带的确寓居过喜爱山居的奚族员。在双塔寺南面不远的山坡上,有一块叫“鞑子地”的当地,当地人这儿本来有一个鞑子婆的坟。

双塔寺外的拐弯处,有一座海拔500多米的高山,当地人称魏王山,人们在山上屡次发现三菱圆铤及铁箭头。别的,在魏王山下的召山嘴水库的北坡,发现了一处很多人骨架掩埋处,大批人骨架乱七八糟地掩埋在一起,头脚方向纷歧,有的身首异处,均无随葬品。应该是战死者的掩埋坑或被俘虏的乱葬墓地。据此剖析,这儿应是一处古战场,并且,曾发生过一次较大的战役。

你去过木头城子镇吗?你听说过辽宁的双塔寺双塔吗?它算是清代修建双塔寺的遗址,WG期间寺庙根本被损坏,只剩下山崖上两座古塔,双塔寺是双塔邻近后建的。双塔寺双塔比较独特,从外观看雕塑精巧,仅仅有些当地已损坏。两座塔都是空心塔,北塔在清代重修时将顶上损坏部分撤除,建覆钵式新塔刹。全程玩耍一个小时足够了。

赞( 193 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亚搏 » 辽宁木头城子双塔,曾经是蒙古族员的家庙,现在还在吗?